陕西日报:七旬“愚公”还钱记

文章来源:陕西日报作者:马黎 甘泉 夏爽 发布时间:2018-08-16 19:12 点击数: 字体:

8月6日,骄阳似火,70岁的刘照元正在大棚里打理种植的白芨。他身体消瘦,有些许佝偻,双手长满了厚厚的老茧。汗珠从黝黑的脸上滚落下来,他习惯性地用袖子擦了一把,又弯下腰继续为白芨锄草。

刘照元是岚皋县蔺河镇蒋家关村二组的村民,有一儿一女,女儿远嫁江苏省苏州市,儿子在5年前被查出患了鼻咽癌和淋巴癌。为了给儿子治病,刘照元夫妇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还向亲朋好友借遍了钱,可儿子还是在3年前因病情恶化离开了他们。两个孙子一个跟随母亲离开了家,另一个留在了刘照元身边。

“当时儿子病重,我们存的钱也花完了,急得我在狮子头大桥上连走了好几个来回也没想出啥好办法。幸亏亲朋好友和邻里乡亲信任我,借给了我们治病的钱。”回想起当初家里的艰难境况,刘照元感慨万分地对记者说。

儿子的离世除了给刘照元老两口带来无尽的悲痛外,还留下了一张张治病借钱的欠条:肖光能4500元、刘英梅8000元、罗和前1万元、毕明亮1.15万元、许大新2万元……因为不识字,刘照元借钱时有的请村上会计帮他写了欠条,有的因借钱人信任连欠条都没写。

借款有整整24万元。一笔借款就是一份天大的人情,刘照元将每一笔借款都深深地记在了心里。

2015年8月,在简单办完儿子的丧事后,刘照元夫妇开始慢慢偿还因儿子治病欠下的债务。他们虽然是村里的低保户,有基本的生活保障,但是为了给儿子治病,能变卖的都变卖了,当时家里除了几间土坯房和一些残破的农具,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。刘照元患有白内障,还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,24万元的巨额债务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老两口身上。

“再难都要把钱还清。人家信任我,我也要做一个讲信用的人。”这是刘照元心中唯一的想法。

除了辛勤劳作,刘照元没有别的办法。给村里民营企业种植的白芨锄草一天80元,卖一把木椅子100元,卖一公斤漆200元……就这样,刘照元自己动手砍木材、做椅子、割生漆,一天一天存着钱,又一笔一笔还着债。

对每一笔借款,他不仅还得清楚,更还得及时。今年5月,因家里离村委会有5公里山路,农活又太多,刘照元去年在村互助资金协会借的用来买白芨苗的5000元钱没来得及还。在还款超期几天后,他急忙请村干部帮忙把钱带给了村互助资金协会。

再多的艰难困苦,都抵不过要把债务还清的决心。截至目前,刘照元已经还清了15.5万元的债务,剩下的8.5万元要怎么偿还,他也早已计划得清清楚楚:今年家里种了三分地的白芨,到后年就能有收成,养的7头猪到今年年底就能卖,趁着季节还能再割几十公斤的生漆……

“您年纪这么大了,身体又不好,要是债还不完咋办啊?”曾有人这样问过刘照元。

“我还不完,还有我孙子。我早就给孙子交代好了,要是在我有生之年还不完债,就让孙子还,一直到还完为止。”刘照元坚定地说。

“子又有子,子又有孙,子子孙孙无穷匮也。”“愚公”不愚,一诺千金重。这位已经70岁的普通农民,用愚公移山精神一点点偿还着大山般的债务,用行动诠释着“诚信”二字的深刻内涵。

责任编辑:    徐点源